黑白小姐

黑白小姐
 

 不管是任何人,想要统治戈多克食人魔,只需要干掉所有心怀异议的人,他就可以自封为王。
 现任戈多克大王就是靠着阴谋诡计夺得了食人魔国王的位子。戈多克食人魔也都会在私下里窃窃私语‘血战之日’的情景,所有人都对食人魔国王当日的卑鄙作为非议不断。
 现在,戈多克大王已经成为了过去,他被打倒了。戈多克食人魔迎来了新的国王。
 “戈多克!”
 “戈多克!”
 “戈多克!”
 决斗最后的胜利者就会是新任戈多克大王。
 卡兹克做到了,他将食人魔国王的位子收入囊中。
 “我,卡兹克是胜利者。”
 “卡兹克!”
 “卡兹克!”
 “卡兹克!”
 冰块碎裂开,观察者克鲁什从封冻中挣脱,只看到戈多克大王,那个原名叫做乌尔洛克的食人魔躺倒在地上,他完了。挑战者高举起双手迎接来自所有食人魔旁观者的欢呼,卡兹克光明正大的打败了前任国王,这可不是‘血战之日’时乌尔洛克那样的阴险算计。
 一个食人魔排开众人,他走到卡兹克面前,单膝跪下。
 “您在决斗中打败了乌尔洛克,伟大的、强大的卡兹克,现在您就是戈多克新的大王了。”
 卡兹克对这个很是上道的食人魔很是赞赏,“有眼光,你就是米兹勒?”
 “是的,伟大的戈多克大王。”
 观察者克鲁什可不会对死去的乌尔洛克忠诚,这个双头食人魔法师也随着所有的食人魔拜倒在了新任戈多克大王卡兹克的面前。
 胜利者享有荣耀。乌尔洛克那冰冷的尸体没有人再去理会,他只是可悲的失败者。
 王座上,众多食人魔拜倒在卡兹克面前。挑战者打败了阴险的乌尔洛克,成为了新的戈多克大王,这样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食人魔占领的城区,并向着厄运之槌城外的地方传播。
 东部区域的萨特恶魔和西部城区的上层精灵也很快知道,但他们不会担心,三方势力相互钳制,已经达成了一种势力上的平衡。
 平衡?卡兹克要的可不是这脆弱的平衡。
 厄运之槌,以前的埃雷萨拉斯古城,这座城市是奉艾萨拉女王之命,为了保存精灵女王的奥法秘密所建立。沙怒部族需要有自己的法师部队。那些自称为辛德拉的上层精灵仍然保管着那些魔法知识,穿越者对此垂涎已久。
 萨特恶魔?卡兹克可不会希望有人和他共享这座城市,卧榻之侧,他容不下那些奸诈邪恶的家伙。
 高坐在王座上,卡兹克召见了所有戈多克的精英食人魔。摩尔达、芬古斯、斯里基克、克罗卡斯,甚至是那个喝得醉醺醺的克雷格也受到了新任食人魔国王的召见。这些都是卡兹克统治戈多克食人魔的重要人手。
 米兹勒,这是第一个拜倒在卡兹克面前的食人魔,他掌管着戈多克氏族的珍贵藏宝。
 卡兹克已经拿到了古树天敌,这柄强大而华丽的斧子让穿越者眼热了很久。将斧子拿在手里细细掂量,很趁手。以前和牛头人并肩作战,塔克将他的斧子扔给了卡兹克,沙怒酋长就觉得自己对斧子用得也很顺手。
 ‘古树天敌自己留下?’
 卡兹克可不会一直留在戈多克,他的根本在沙怒部族。但是食人魔可对他没有什么忠诚可言,他前脚走,这些食人魔就可能发生乱战,他们很快会决出新的国王。这可不是穿越者想要看到的。他会需要一些‘忠诚的’食人魔属下帮助打理这个氏族。眼前的食人魔精英就会是卡兹克的目标,只要笼络住这些家伙,确保戈多克会一直听命于他。
 想了想,卡兹克盯着了克罗卡斯。这个食人魔现在也反应过来了,他是被这个突然出现的陌生家伙引开,只是为了能够挑战乌尔洛克。
 “克罗卡斯。”
 食人魔吓了一大跳,虽然被愚弄让他心里不爽,但他还没狂妄到认为自己能够反抗新任戈多克大王,这个高坐在王座上的瘦小食人魔可是直接干掉了乌尔洛克。
 “克罗卡斯,你可是除我之外最强大的食人魔战士了。”
 “是的,戈多克大王。”
 食人魔也许打不过卡兹克,但他自信能战胜所有别的食人魔?
 “你是否愿意成为我最坚强的护盾,克罗卡斯?一直忠诚于我。”
 “啊,愿意效忠您。”
 食人魔果断投诚,他曾听命于乌尔洛克,现在也只是换个效忠的目标。
 “很好,这把斧子归你了。”
 克罗卡斯接过古树天敌,他的小脑袋到现在还晕乎乎的,这样强大的武器就给了他。
 “摩尔达、芬古斯还有斯里基克,你们现在归属于克罗卡斯统领。”
 “是!”
 “是的。”
 “您的命令。”
 虽然米兹勒是第一个投向卡兹克的食人魔,但穿越者其实对他不怎么信任。米兹勒的膝盖太软了,卡兹克不在,一出现什么别的状况,这个食人魔可能就会又再次拜倒在新的国王面前。这可是戈多克食人魔由来已久的传统。不过作为第一个带路党,穿越者也必须要奖赏才对。
 “克鲁什你仍然是戈多克的首席顾问,米兹勒,你是戈多克食人魔的首席大臣。”
 反正这些家伙应该也不会太在意这些封赏,穿越者乱七八糟地封了食人魔这些官位。
 “克鲁什、米兹勒,还有克罗卡斯,你们组成一个戈多克食人魔议会,我不在时,由你们负责整个氏族的正常运转。”
 ‘议会?’
 ‘新国王要离开?’
 这些食人魔在下面窃窃私语,卡兹克能清晰感受到好几个家伙在那蠢蠢欲动。
 ‘喵的,总有刁民想要夺朕的位置。’
 “哼!我能干掉乌尔洛克,也就能再干掉别的人!”卡兹克毫不掩饰的杀意冲向了所有食人魔。“戈多克食人魔国王的位置是我的,想都不要想!”
 萨特恶魔、上层精灵还有戈多克食人魔一直维持着一种势力上的平衡。现在,厄运之槌那脆弱的平衡被打破了。
 穿越者可不会在意这些戈多克食人魔的小命。在穿越者的设想中,戈多克会是沙怒参与海山圣战的炮灰力量,食人魔会用他们的鲜血迎来沙怒部族的辉煌。反正都会是炮灰,卡兹克现在想要大量收集那些洛恩塔姆地薯,食人魔会是很不错的人手。
 鲜血与荣耀?!
 一连好几天,整个厄运之槌都乱成了一锅粥。卡兹克先是用欺诈宝珠幻化成精灵模样,杀掉了众多的萨特恶魔,挑起了萨特和精灵的争端,戈多克再强势介入。三方势力发生了惨烈的乱战,都快要打出狗脑子了。
 “很好,我的戈多克食人魔,我们虽然死去了很多同胞,但这些战士都是死在战场上,这是战士最大的荣耀。那些瘦小的精灵,还有那奸诈的萨特,他们死掉了更多的人。戈多克食人魔是最强的。”
 “哦!戈多克!”
 “哈!戈多克!”
 看着底下欢呼的食人魔,卡兹克不由得撇撇嘴。‘傻叉!’
 这次战斗,除了死人,食人魔也没有得到什么好处。精灵和萨特也都只是白白消耗了自己的实力。这场战斗没有哪一方是胜利者,只有谁死的人多,谁死的人少。
 唯一的胜利者是卡兹克。
 ‘喵的,如果不是包包装不下去了,戈多克食人魔可不会退出战斗。’
 没有了食人魔参战,萨特和精灵也渐渐停止了交火,因为他们也发现如此打下去,没有任何好处。
 “好了,克鲁什、米兹勒,还有克罗卡斯,我现在需要离开一段时间。氏族里的一切大小事物由你们商量着来。”
 食人魔都对这莫名其妙的命令摸不着头脑,戈多克大王要离开?
 “哼!我还会再回来的,把我的王座给我看好了。如果有人胆敢觊觎我的位置,直接宰了。或是等我回来,将你们和反叛者一同干掉。”
 “您的命令,大王。”
 卡兹克在那场乱战中勇不可当,更是让所有食人魔再次见识到了他的强大实力。
 ‘唉,其实不想走,其实我想留。’
 厄运之槌里有那些精灵保管的魔法奥秘,卡兹克也很眼热,甚至是,穿越者想要抓几个上层精灵妹子。好吧,邪恶的心思。
 祖尔法拉克的苏尔通过密斯莱尔水晶联系上了他,吉克希尔已经返回了,需要卡兹克回去安排相关事宜。
 ‘吉克希尔?那么这次小地精又会带回来什么消息。’
 人族妹子一直待在娜碧雅的实验室,塔蕾萨很安全。但卡兹克可不放心。事情一天没有结果,青铜龙就有可能会出现掳走塔蕾萨。时间守护者想要人族妹子死去,死在布莱克摩尔手里。穿越者可不想自己的女人就这样挂掉,只是成为维护时间线稳定的重要道具。
 青铜龙想要维护历史不被更改,这是他们的职责。穿越者也只会小心翼翼地参与进历史的进程,先知先觉是他最大的依仗。在所有一切都被改变的面目全非,穿越者了解到的所有讯息都已作废时,那时,卡兹克希望他能够已经建立了强大的势力来对抗一切未知。巨魔酋长需要抓紧了,也许青铜龙已经注意到了他


上一篇:白小姐绝对免费资扩
下一篇:白小姐IO7777搜天下码

网友回应

收藏文章
表情删除后不可恢复,是否删除
取消
确定
图片正在上传,请稍后...
评论内容为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