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小姐密图

白小姐密图
 

 “没了?怎么可能?那可是近万的亡灵,虽然都是低阶货色,但也不至于瞬间就没有了吧。”
 虽然巫妖的面容表情很难辨别,但费特兰那跳跃的灵魂之火,那捏的咔嚓响的指骨,都已经说明了他心底那极度的震惊和不信。
 刚刚接手指挥权后,他就毫不犹豫的组织了一次亡灵侵袭,虽然都是些不入流的新生骷髅和低阶僵尸,但过万的大军也有军势了,那铺开就一眼望不到边境的黑压压一片,也很是吓人,中间还混杂着几只高阶亡灵放牧,两只巫妖当监军,并不是纯粹的送头炮灰。
 和其他种族完全不同,亡灵的炮灰侦查战都是这么霸气,这种数量优势足以碾压普通的中下城市,就是放着被对方砍,也至少要砍上数个小时,怎么会一下子就没了?
 “……圣光?”
 就算惊讶不用说出口,那“你丫逗我”“你丫当我是二傻子”的表情都已经挂在各位高阶亡灵的脸上了。
 “对面是一群植物,又没有组上圣骑士,那里会有圣光?你们不会什么都没有看到,只看到了光,就以为是圣光,吓得跑掉了吧。这是哪来的三流观测者(摄影师),今年全部实验配额(鸡腿)扣掉,差评!”
 那个被诉责的巫妖没有辩解,只是举起了自己的手臂,那里的骨头已经碎掉了,但接口处却还还带着点点银色的灰烬。
 “真的是圣光!”
 “不会错的,还是纯度相当高的圣光,难道对方有高阶圣骑士?”
 作为圣光的死敌,亡灵们有怎么会认不出自己天敌,对于遭受圣光侵袭的地方,那些不宜观看的地方(尸骨)自然被和谐掉了,于是,这个倒霉蛋被圣光照射的地方基本算是废掉了。
 因为圣光不会放过不和谐的产物,除非狠下决心删掉一部分,重新另外接上完全无关的部分。至于剧情……新的肢体对不对的上,用不用的习惯,就不关圣光老爷的事情,它只负责和谐。
 咳。我绝对没有隐射什么,也不对越来越圣光的世界保有什么怨念……
 眼下,当这个倒霉蛋出示了自己的伤患后,却明明是圣光造成的伤害,反而引起了在众人的惊疑。
 “难道圣堂教会插手了?”
 “怎么可能?拜尔帝国已经驱逐了所有的圣光职业.!”
 “不。或许,是从港区那边跨海过来的!是法师之国的探子?”
 “别傻了,法师和圣骑士的关系也很烂的,让法师向圣骑士求援?没可能的。”
 “别急,先搞清楚是一个个体,还是圣骑士团。”
 都是各个位面丢过来的中层炮灰,多少也算个人物,对顶头上司的尊敬大概只停留在刚刚见面那几分钟,此时现场闹哄哄的已经近乎失控,倒是费特兰和格里卡丝奥也没打死管。只是相对一视,越发觉得是罗兰的风格。、
 “别急,你们到底遇到了什么,详细说给我们听。有看到一位很特别的巫妖吗?”
 看到眼下的最高统帅发话了,巫妖阿德勒连忙点了点头,才开始叙述自己的经过。
 不久前,退伍前的他带队攻击过那片魔化森林,而这次也是因为有过应对那些植物的经历,才会再度派遣他上阵。
 但这次,情况比上次还惨。刚刚到森林边缘,自己就发现情况不对。
 “树木至少长高了十倍?你开玩笑吧?”
 “绝对没有记错,之前就是普通的森林大小,但这次。我们进去后,感觉我们就像是进入了巨人的国度一样,抬头上去看不清树梢,路边的小花都比我们高。然后……”
 “然后?”
 “然后我所在的小队就全灭了,若不是及时触发了意外传送术,把我传送回了森林入口。我也被干掉了。”
 好吧,居然是瞬间全灭,但总算阿德勒还来得及汇报,没有输的太惨。
 很快,各方的情报就汇总了,那圣光的源头已经被发现了,但所有人都却很有些无奈。
 “该死,太高了,这怎么办!”
 散发圣光火炮的,是特别培育的金闪闪探照灯(罗兰命名),这种特殊的魔化向日葵全部挂在那高耸入云的森林顶端,每隔一段时间可以抛射一道强烈圣光,由于地利位置的特殊,正常途径是绝对不可能登上去的,而若是派出飞行部队…….
 “我并不是没有作为,但我召唤的骨龙和石像鬼都被一种奇怪的藤蔓网住了,那藤蔓居然在骨头上生长,把骨龙都化作了自己的补品。大人们,这次我损失惨重啊!”
 美杜莎的蛇发(也是是罗兰命名),是这种特殊的寄生藤蔓的名称,它们以骨为食,会扎根骨质,汲取养分,来繁殖更多的蛇藤(木灵的官方命名)
 这一类的东西还有很多,比如征服王自爆南瓜车(火神车),大力神九头蛇喷火草(喷火草)、背景男魔弹射手豌豆(流弹射手)等等,坐拥宝库却不懂开发的木灵一族,已经在某人的引导下,向着丧心病狂的战争种族进化了。
 每一株战争植物内部就有一位木灵在操控,她们感激罗兰对其的帮助,也视其为全族之父,但她们始终无法理解某人的特殊爱好,并因此深深恐惧对方的突然出现。
 “快跑,父亲从那边来了,昨晚又有两个同胞遇害了。你没看到,那现场简直太鬼畜了,受害者当即就痛不欲生嚎啕大哭………他,他,他会给你起超奇怪的名字的!然后所有的姐妹都会笑你。”
 是的,特殊爱好只是给人起名而已,这些天,看着这么多可爱小女孩无名无姓,罗兰诗兴大发,到处主动给人起名字,但抛掉他那糟糕的命名天赋不谈,由于木灵们的数量实在不小,很快他贫瘠的创意就彻底没了,只能到处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来拼凑。
 “噗。窝窝头,我对你深表同情。我发现父亲大人特别喜欢用发型命名。”
 “你有资格笑我吗?馒头卡,我至少因为自己的发型起名,你明明是粉红头发的马尾。名字反而更奇怪吧。”
 “……其实,我们还算好的了,看来父亲的词汇量已经用完了,昨天居然出现了小红157和蓝精灵228,简直太可怕了。”
 “那算啥。我还看到了红SABER、白SABER、黑SABER……..沙巴是什么,为什么父亲这么喜欢这名字。据说沙巴标号已经到了1024了,一想到要和一千多人同名,出门被人喊个名字整条街都回头了,简直惨绝人寰,可怜到家。”
 “咳。”
 我终于听不下去了,从树荫下走出来了,至少我只用了三色SABER,没有组成SABER战队,还是很有节操的吧。
 “父亲……”
 “请责罚我们吧。但请千万不要再给我们起更奇怪的名字!窝窝头这名字我真的很满意。”
 “……至于这么害怕吗?”
 看着窝窝头和馒头卡满脸惶恐的摸样,我在心底也稍微反省了一秒,最近是不是做的太过分了,然后却当即怒了。
 “不许叫我父亲!你们见过没结婚的老处男.爹吗?我还打算当人生赢家,一下子多出几万个这么大的女儿,谁还敢嫁给我!你们是不是打算阻碍我追求人生幸福!”
 好吧,不谈再度被触及伤处的痛楚和之后的暴跳如雷,至少对于亡灵大军的入侵,我的针对性布置已经取得了成效,各类特种魔化植物的性能测试全部在计划中。它们的进一步进化会给亡灵指挥官更大的惊喜。
 而亡灵们不会知道,眼前的梦境之森远比他们更会打消耗战,哪些低阶亡灵的肢体会成为这片森林的营养,而另外一边。即使低阶亡灵的灵魂已经破碎不堪,但灵魂的碎片也会被投入森林的循环,在一系列的轮回中相互净化、融合,最终化成木灵的新生儿,进一步扩大这个种族的实力。
 在亡灵们眼中,现在得知的。大概仅仅是对手很难缠而已,作为炮灰的前线军团遭受惨烈打击,近乎全军覆灭。
 当各种惨状都被收集汇总后,临时司令部的亡灵高层们发现居然没有人看到过作为老对手的那些植物生命,也就是说对方还有后备力量,似乎对方还没有尽到全力,那亡灵就全军覆灭。
 连对方的底牌都没有探到,炮灰的价值都没有发挥,就全军覆灭,这样的牺牲自然毫无意义,再这样派出探子也是自找苦吃。
 没有战略目标的添油战术只是白白浪费战力,一波一波的送人头不如积攒足够的兵力来一波流,于是,亡灵一边向亡灵大帝请求支援,一边继续零散的派出炮灰侦查,而各位高级亡灵好手也夹在其中,试图摸出点军事情报。
 而此时的我,却刚刚得到了来自无眠者的回应,陷入了某沉思之中。
 “艾耶亲自来了吗?看来,大家都很重视。要不?干脆用那些亡灵来做下小实验吧。”
 ----------------------------------------
 “为什么历届圣战都会引起如此浩然大波,难道各国、各族的决策者没有考虑到自己的种族和国家很有可能因为战争而灭亡吗?难道就没有人试图和对方和解吗?”
 我不认为有能力做到王位的大佬会这么蠢,但稍微细想一下,很多问题的结论实际上一目了然。
 “还不都是因为大战油水足,这还真是让人头痛。”
 圣战不好吗?对于战争中的受害者当然不好,但对于战争中的受益者来说,却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战争没有受益者?呵,怎么可能,期盼战争的可不是丧心病狂的疯子,反而都是些体面人,军火商会发大财,军人们会得到建功立业的机会,贵族有机会弄到新的领地,没有国王会嫌弃自己王冠上的装饰太过华丽,甚至连铁匠铺都会开心多些订单,农民也会暗暗高兴自己的粮食被收购了一个好价格,
 圣战不是如此?是秩序和混沌的冲撞?其实是一样的。真把概念和意识形态当做生命最高追求的永远是少数,大部分人最后还是看着利益的。
 对于真神来说,圣战可以说是大幅提升自己神力和领域范围的唯一捷径,人类这种生命。越是濒临绝境越是企盼神明的救赎,再加上通过争夺夺取的神力和信仰者,只要能够活到圣战结束,节省千年的修行都算是往少了说。
 毕竟,要打破已经成型的势力范围。是少不了争斗的。
 至少,那圣光之神,就是如此一步登天的,据一份源自小妖精的报告统计,在上次圣战前后,圣光信仰者的数量至少增幅了十倍以上,直接一跃成为主神中的主神。
 而人类的君王掌握了发动战争的权限,而在圣战之中,那圣光之神就是秩序之侧的君王,以壮大自己为目标的话。发动圣战是必须的,只要“净化”亡灵和恶魔,他的信徒会虔诚的向他求救、祈祷,获得足够的信仰原力和新的神职,他的地位和力量就会再度上涨。
 这若是圣光之神的私人利益的话,还有一个原因,也命中注定了他与混沌侧的不死不休。
 他的“概念”和神明教义就是“净化”,也就是“抹消(消灭)被混沌扭曲的一切”,作为在圣战中产生、壮大的概念,他也被圣战所限制。在他的本能判断中,扭曲生死的亡灵和混沌化身的恶魔,都是必须净化的死敌,这是他存在的最基本的意义。若否定这个,就如用来驱走黑暗的明灯在白天之中基本无用,若失去了纠正(抹消)混沌扭曲的存在意义,圣光也没有继续明亮的意义。
 圣光之神没有直接灭掉东岚的亡灵,只是因为逻辑判断现在翻脸没有益处,和同为秩序之侧的律法之神冲突更是毫无价值。但等圣战终结终结之日,算总账的自然就要来了。
 “绝对不能让他拥有绝对话语权。至少,要让第三种声音出现。”
 这是我和艾耶从一开始就达成的共识,既然战争的扩大化会让圣光之神变得更加强大,不管从自己存在概念还是简单的利益判断,圣光之神都不可能停下来。
 “若他喊出杀光所有人类以外的生物,我一点都不会吃惊。他若是一个个把对手都宣成邪神信徒和异端,恐怕乐子就实在不小了。”
 圣堂教会很多时候已经做得很是过分,若圣光之神说那人是邪恶的,就真的成邪恶的了,而按照他的逻辑,恐怕所有混沌侧和阻碍他再上一层的盟友都可以视作恶徒,那么,圣战将永不停歇,我们的麻烦就真大了。
 在那段“历史”上,圣光之神的确发挥了中流砥柱的作用,圣堂教会更是圣战急先锋,先是战元素领主、异端各国、兽人等异族,然后又战地下世界,还没打完就继续和亡灵大帝们硬扛,接下来还有恶魔大军。
 虽热的确很威风八面,但若是细细想想,也正是他对其他概念和外族的纯粹敌视,才导致了很多原本可以争取的力量反复摩擦。直接化作了死敌,敌人越来越多,朋友却越来越少。
 而作为鲜明对比的,却是如今我的努力已经取得了部分成果,至少地下世界的力量已经被成功融合,既避免了十数年的征战内耗,也壮大了抵御未来风险的力量。
 “至少,不能让圣光之神那套‘亡灵、恶魔、所有的非人类生物都是邪恶的,圣战的目标就是杀光他们’的危险价值观传播开来,那么战争就真的永无止境了‘
 所以,在我看来,圣光之神的教义太过极端,必须被相对缓和的教义所取代,本来,这是一个漫长而艰辛的过程,我的余生之年都未必能够看到,但由于某些原因,似乎这个过程可以提前了。
 “当面挖墙脚吗?艾耶,我若是什么都敢想,什么都敢说,你就是什么都敢做了。”(未完待续。)
 PS: 那啥,今天卡文,貌似又晚了了....
 顺便推荐朋友的一本书《网游秩序之剑》


上一篇:白小姐期准奖结果
下一篇:2019年白小姐四不像31期特

网友回应

收藏文章
表情删除后不可恢复,是否删除
取消
确定
图片正在上传,请稍后...
评论内容为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